? 原来子午岭最美的风景在这里!_每日食品,让食品创新触手可及

原来子午岭最美的风景在这里!

发布日期:2021-12-01 23:16   来源:未知   阅读:

  钢管内腔清理机项目资金申请报告!近日,陇东报社“穿行子午岭”大型采访活动启动。全面展现我市境内子午岭迤逦的自然生态风光,展示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存,挖掘发生在子午岭里的历史和现实故事。

  在风景如画的子午岭深处,生活着一群可亲可敬的人。他们与严冬同住,与冰雪为伴,与寂寥为伍……他们的身影遍布林区的山山岭岭,他们的足迹踏遍森林的每一个角落;青春在大山中流逝,贡献在森林里定格……他们,就是林场的职工和护林员,更是子午岭最美的“风景”。

  今年34岁的屈可夫在大家眼中是标准的“林三代”。作为正宁林业总场中湾林场护林队队长,巡山、清林、禁毒、防火,是屈可夫的日常工作。目前,他已经干了8年了。

  屈可夫13岁的时候,他的父亲从宁县食品公司良平收购站调到了正宁林业总场秦家梁林场管护站工作。“那时候,父亲很少回家,我总是在想,父亲的工作就是种树,怎么会那么忙呢?”自己初中毕业后的暑假,父亲带着他在林场劳动,盖房子。“那段时间,觉得林场既艰苦又寂寞,和小时候爷爷带着我去的好像不是一个地方。”

  2007年,屈可夫从部队退伍后,被安置到了林场工作。经过再三思量,他决定回到爷爷和父亲工作过的地方——正宁林业总场工作,成为了一名护林工人。

  “刚工作那会儿,我所在的护林队经常要进林巡逻,防火期更是每天都要巡逻,再加上林场位置偏远,时常觉得很孤单,心里有了不想干的想法。”屈可夫说,爷爷、父亲知道这件事后,狠狠地批评了他。“我们在林场干了一辈子,都没说要离开,你才干了几天,就动摇了?你一定要踏踏实实的干,绝不能给我们丢脸。”

  “绝不能丢脸”。屈可夫深深知道这句话的分量,从此他不再提离职的事情,一心扑在了工作上。“在林场工作的时间越久,对林场了解的越多,我就越能理解和体会到父亲当年的忙碌。先护林、再顾家,我们林业人都是这样的。”屈可夫说,他现在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每次孩子问他何时回家,他都说过几天,可他也不知道过几天究竟是几天,孩子经常抱怨他是说话不算数的爸爸。

  爷爷、爸爸大半辈子都扎根在林区,为林区贡献自己力量,如今,他也在为林区的发展添砖加瓦,将来,如果自己的孩子也愿意干这一行,他还是会支持的。

  个头小小的李霞和笑容温暖的高洁,都是1996年来到正宁林业总场秦家梁林场秦凤川管护站的,到今年,她们已经在这个地方与山林相伴整整21年了。

  “我刚来的时候,还是个19岁的小姑娘,一转眼,现在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李霞笑着说。

  走进李霞的屋子,一张桌子、一方土炕、一个灶头和一个炉子,这是她全部的家当。“以前这里不通电,天黑后我们就点煤油灯和蜡烛,早上起来鼻孔都是黑的。”李霞一边开灯一边说,“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多了,站上通了电,工作之余看看电视,还可以使用电话,和家人联系也方便多了。”

  高洁的屋子和李霞相差无几。但两个相伴多年的女人,性格却迥然不同。“我平时话很多,一直说个不停,哭笑都在脸上。高洁话少,遇到陌生人就更不言语了。”李霞一边说话,一边拉了拉高洁的衣袖。高洁腼腆地说,她刚来的时候也才20岁,什么都不会做,在林区待了几十年,劈柴、生火、做饭、挑水都会了。

  巡山时间到了。二人带齐工具,走上了熟悉的山路。李霞说:“刚来的时候,我们都还小,住在这里心很慌,尤其是晚上经常哭着睡着,半夜醒来又接着哭。白天,我们要巡山、管理苗圃、采种,冬季要防火,每天都很累,又孤独,有整整半个月,我都因为想家而哭到半夜。”

  问及她们既然条件如此艰苦、内心这么痛苦,为什么不离开。高洁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这里虽然艰苦,但工作稳定,总觉得咬咬牙坚持下就好了。这一坚持,就20多年过去了。”李霞接过话题说:“是呀,哭过之后就会想,别人都能坚持为什么我不能坚持,我们的父亲都在林场工作了一辈子,我们更要把工作干好,不给父亲丢脸。”

  在记者要离开的时候,李霞和高洁拿出了扁担和水桶,准备去河边挑水。“现在我们护林站还没有自来水,基本每天都要去小河边挑水吃,开始走到半路还得歇歇,现在一口气就回来了。”高洁将水桶挂在扁担上说。“挑水也不是多大的事,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明年我们管护站的新地方就盖好了,我们就能搬进新房子,电水网都会有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李霞说着,一手一个水桶,和高洁一起走上了那条泥泞的小路,她们的身影慢慢地淡出记者的视野,和远处的山林逐渐融为一体……

  9月14日中午,陇东报“穿行子午岭”采访组来到庆阳湘乐林业总场梁掌林场,女护林员方红香给记者留下了朴实的印象。

  今年38岁的方红香,已在林场工作了17年。因为性子直,走路快,穿着不讲究,这让她成了林场同事眼里名副其实的“女汉子”。当时年仅21岁的她来到林场后,吃的是咸菜馍馍,走的是搓板路,住的老房子有些潮湿,用水要从沟里挑,这对于在城里长大的方红香来说无疑很难适应。

  “父亲是一个老牌林业工作者,他常说,护林工作就是要老老实实地扎在林区,要是人人都想在城里工作,那林子谁来守护。”方红香说。

  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方红香与当地教师黄永平结为夫妻,很快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如今女儿已经12岁,然而12年来她跟女儿在一起的日子却屈指可数。

  每年的11月到来年5月是森林防火关键期,为了确保自己看护的23190亩林子不出意外,方红香已经5年没有回家过年了。不仅过年回不了家,就连休假方红香也只能在家待一两天时间,丈夫曾抱怨她把家当成了“旅馆”,但仍然一直支持着她的工作。近几年,每年过年前,丈夫黄永平就准备好吃的用的,把“家”搬到林场,一家人在林场过团圆年。

  梁掌林场领导班子曾多次考虑将她调到条件更好的林场,都被方红香拒绝了。“我也想过离开,但护林这么多年,我爱这片林子,我想坚持下去。它既像我的母亲,有一个温暖的怀抱,也像我的孩子,我舍不得离开它。”方红香动情地说。

  “油松是子午岭林区的优良优势树种。正宁林业总场中湾林场有全市唯一一片3800多亩的天然油松林,这为良种选育提供了取之不尽的生物资源。”谈起油松育种,52岁的中湾林业科学研究所所长王晓飞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如今,王晓飞已在中湾林科所工作了26年。

  1991年,王晓飞从甘农大林学专业毕业后,就分配到了中湾林业科学研究所工作。他的梦想就是培育优质油松,到这里后,他觉得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了。

  “到培育出一株优质油松树苗,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需要像养育孩子一样精心呵护。”王晓飞说,天然油松林由于年代久远,产出的种子有限,质量也在慢慢下降,这就需要培育母树林,母树林结籽,大概需要15年左右的时间;从母树林上采集下来的优质种子,要经过晾晒、雪藏、消毒、催芽等程序,然后才能种植;苗木长出来后,要精心呵护,防止各类疾病,两到三年后,才能作为种苗出圃。

  在做好油松育种、苗木培育的同时,王晓飞还积极进行专业研究。近年来,王晓飞和所里的技术人员们不断攻克技术难题,他们发表的研究论文《中湾油松良种基地二期营建技术研究》,荣获甘肃林业科技进步一等奖,他本人也从单位的技术骨干走上领导岗位,成为油松培育行业的领军人才。

  9月7日,记者在正宁林业总场中湾林场,见到了杨龙龙和豆蓓这对年轻的“林场夫妻”。他们来到中湾林场已经五六年了,二人分别在中湾林办公室和调令关度假中心餐饮部工作。

  遇见爱情,不仅是豆蓓选择扎根林场的重要理由,也是让杨龙龙坚定留在林场工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2011年2月来到林场,当年8月就向她表白了,2014年我们结婚了,2015年有了自己的孩子。遇见她、有了她的陪伴,让我打消了另谋职业的想法,林场的生活也变得有意义起来。”杨龙龙说,后来,他听了老一辈林场员工讲述他们如何在艰苦的条件下栽树、护林之后,内心震撼不已,老一辈人对子午岭的奉献牺牲精神深深影响了他,这使他扎根林场的信心更坚定了。

  “虽然他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但是他遇事稳重、独立性强,和他在一起我很幸福。林场见证了我们的相遇、相爱和相知,给我们稳定的生活和收入,现在林场各个方面的条件越来越好,相信我们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的。”豆蓓牵起杨龙龙的手,笑着说道。

  谈起未来的打算,杨龙龙说:“老一辈的员工背着树苗上山栽种,一步一步造出了今天的这片绿地,我们就有责任和义务守护好它。”豆蓓说,最近他们一直在讨论孩子上学的事情。孩子马上到了上学的年级,虽然平时生活上有爷爷奶奶照顾,但教育还是得有父母参与,他们就在商量看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今年55岁的仇小明是甘肃天水人,和妻子杜小萍1988年结婚后,他们就来到了位于子午岭林区的正宁县中湾林场,成为了场部护林站的夫妻护林员,负责看护6000多亩油松林。

  巡山是仇小明、杜小萍的日常工作。9月7日早晨,像往常一样,夫妻二人简单用过早餐、商量好路线,准备出发。

  走出居住多年的“家”,夫妻二人脸上洋溢着笑容。巡护森林,加强对林区火源管理,制止破坏森林行为,是护林员的职责。

  林中的野果已经开始成熟。仇小明、杜小萍顺手摘了几颗果子。多年的巡山经历,他们对林中的植物非常熟悉。

  2个小时后,仇小明、杜小萍到达密林深处。道路越来越艰险,稍不注意就容易摔倒。林区道路杂草丛生,行走艰难,但对仇小明、杜小萍二人来说,早已习以为常。像这样的山路,他们已经走过了30年。

  道路经常会被一些枯落的树枝“斩断”。清障也成了巡山途中的一项“业务”。这样,下次巡山就方便走了。

  林区风光郁郁葱葱,在午后的阳光照耀下,格外美丽。夫妻二人无心欣赏风景,他们认真地对每个地段进行检查,不放过任何一处隐患。

  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晚饭时间到了。仇小明、杜小萍二人分工协作,准备晚餐。

  趁妻子在厨房忙碌的间隙,仇小明侍弄起了心爱的花草。他说,在林区待久了,对花草树木就有了感情,感觉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呵护才能成长。

  由于离城比较远,仇小明、杜小萍家食用的饭菜,都是自家地里产的。虽然简单,但都是绿色健康的有机产品。

  护林是一个清苦的工作。现在条件好了,护林站通上了水、电,也有了手机信号,可以收看到电视节目,也能随时和远方的孩子、亲人联系。仇小明说,他是幸福的,有这样一位贤惠、美丽的妻子陪在身边。

  记录巡山日志,是仇小明、杜小萍每天的最后一项工作。“一切正常”,是他们每天行走10多公里巡查的成果。

  2012年,赵荣荣从重庆邮电大学毕业后,与尚锴先后进入中湾林场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从事育苗工作的尚锴。“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觉得尚锴话很少,人也有些木讷,但每次当我需要帮助时,他却总是默默地陪伴着我。”赵荣荣说,有一次,她做饭烫伤了手臂,当时觉得伤情不是很严重,就没有太在意。尚锴知道后,他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连夜去乡上,帮她买回了治伤的药膏。

  伴随着工作中的朝夕相处,两人的感情逐渐升温。2013年10月,赵荣荣、尚锴正式登记结婚。2014年,尚锴与赵荣荣迎来了自己的儿子,烦恼与乐趣也结伴而至。

  “荣荣温柔秀气,举手投足都显得优雅。”尚锴对妻子的欣赏溢于言表。他说,当初妻子打动他的,除了“颜值”,还有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

  尚锴说:“林场职工每个人都有生产任务,尤其是生产大忙季节,做完本职工作后,还要管理苗木,很多人都觉得过于辛苦。可荣荣特别能吃苦,不嫌脏不嫌累,她管理过的苗木地里,一棵杂草都没有。”

  林场职工以场为家,子女大都由老人照料。尚锴和赵荣荣一两个月才能回一次家,初为父母的小两口对孩子充满歉疚。

  今年春节,借着放假与休假的机会,赵荣荣和尚锴在老家与儿子共同生活了20天,这是把儿子送回老家以来,他们与儿子相处最久的一次。“儿子在我身边的每一分钟,我都特别开心,回单位上班的日子越近,我就越觉得揪心。”提起每次的别离,赵荣荣忍不住伤心落泪。“没办法,几代林场人都这么过来的,儿子长大后会理解的,父母是为国家守护生态资源,工作家庭没法兼顾,我们的工作他一定会支持的。”